习武书之一:《逝去的武林》

《路加福音》的“钱嚢、口袋、刀”章节,被捕前夕,耶稣嘱咐门徒卖衣买刀。五世纪,中东地区的教父将此言解释成弃世求道,衣服是俗世,刀是修行,一个换一个。

放弃生活的教父们都是生活的高手,情商高,妙语连珠,并有传播网,将自己逸事流传大众。

教父型的人在东方更为悠长,在日本是茶道师,在我小时候,是胡同里的每一位老人。

“人老了,俗气就少了。”是老人们聊天的话,沾沾自喜。那时的老头、老太太长得真好看。

他有一个自己的尊严体系,每年有几个固定看他一次的人,无礼物,不说什么话,一小时便走,真是来看人。

比如,教父说,“我教不了你什么,我只是看了新约,再看旧约。”

武人授徒言辞也如此,心领神会才是传艺,并在武技之外,还有生活理念、生命感悟的余音。老辈人说话,是将什么都说到了一起。李仲轩年轻时拒绝做高官保镖,而退出武行,隔绝五十年,不知当世文坛,只会讲个人亲历。

人的特立独行,往往是他只会这个。

“学,很容易,一会儿就学会了,能练下去就难了,你能练下去吗?”尚云祥说:“能。”李存义只传了劈、崩二法。隔了十一二年,李存义再来北京,一试尚云祥功夫,感到很意义,说,“你练得纯。”对别人说:“我捡了个宝。”从此正式教尚云祥。

“练功不练拳”就是只站桩不打拳——这是初学者容易产生的误解。站桩的要点是“学虫子”,冬天虫子钻进地里死了一般,等到了春季,土里生机一起,虫子就又活了。站桩要站出这份生机,如虫子复苏般萌动,身上就有了精力。站桩有无穷益处,是练功。其实打拳也是练功,形意拳要“练精化气,练气化神,练神化虚”,气不是呼吸的气,比如男人的英姿潇洒,女人的妩媚靓丽,就是气的作用,正所谓生机勃勃。至于呼吸的气,叫做息,劈拳就是练息(不说打法,只谈练拳的练法)。

开始练劈拳,要找个开阔地带,犹如人登上高山,视野一开,会禁不住地长呼一口气。在开阔地带,气息容易放开。

劈拳的姿势是手的一探一回,犹如人的一呼一吸。一趟四五百米地打下去,气息越来越绵长,越来越深远,精力便充沛了。

手部动作激发了全身,渐渐就会感到气息鼓荡,全身毛孔开合。薛颠说过:“练拳的人要学会体呼吸”,体呼吸的妙处在打劈拳时可以体会到。

许多人身体都有隐疾,以劈拳练息可以将其灭于无形。而且人一上了岁数,身体会亏空,就要通过练息将气补足。

气息充沛,这是习武的基础,所以形意先练劈拳。

劈拳中本就含有钻拳的姿势,练好劈拳接着练钻拳较容易,正是金生水,劈拳属金,钻拳属水。

劈拳养肺,人的两条胳膊对肺有直接作用。小孩做的体操,如扩胸运动、伸展运动都是通过运动两条胳膊,来达到锻炼呼吸、强健肺部的作用。

而人的两条腿属于肾。一个人得了阳痿病,会被叫做肾水不足。钻拳以打法来说,是要练肘或指节的,但以练法来说,是要练腿,以活腿来养肾。

所以钻拳的步伐不是直来直去,而是螺旋前进。让两条腿有一个松快的余地,这样肺气足、肾水旺,上下身都修好,方可以向上进修。所以要钻拳接着劈拳练。

在练劈拳的阶段,都会遇到这样的情况,觉得身上皮肤增厚,像大象皮似的,而且觉得手指粗得像胡萝卜,两个手心像有两个小旋涡,十根手指自发地紧紧握起,不愿意打开……这都是错觉,因为身上的气充足了,情绪也变得活跃,忙了这个忙那个,小孩一样干什么都兴致盎然。这是一个必经的阶段,发现自己变成这样了,就说明功夫已上路了。

此时就不必再到开阔地去练拳了。形意拳自古讲究“拳打卧牛之地”,有个能挪步的地方就练上了,到开阔地打拳只是入门的方便之法。

我们的形意拳是李存义传下的,宗旨是要保家卫国,不是招摇生事。唐师说:“你凶,我悚(害怕,窝囊),你悚,我比你还悚——这才是我的徒弟。”

勇气和本领要报效国家,对于私人恩怨,摆出一副窝窝囊囊的样子,最好了。练劈拳的时候,不准在人多的地方练,不准占别人的地方。遇到有人生事,不准动手比武,要学会以理服人、以德服人,要留着时间习武,不要卷入是非中,虚耗了光阴。

因为劈拳练息这个功夫得一年才能成就,先去病再强身。通过练息,身上的气养育起来,大脑时常会有灵感,此时学拳就真是趣味无穷了。

水处卑下,往下流,所以练成钻拳后,人的性格会变得沉稳谦和,皮肤质地都会改善,声音非常悦耳,心思也会变得很缜密。以前老辈拳师不识字,可气质高雅,很有涵养,因为形意拳是内家拳,不但改造人体还改造心志。

拳法里出功夫的都是基本功,要吃苦。做人最基本的是诚信,谦和,要忍耐。老要癫狂,少要稳,老年人死盯着规矩,小辈人就很难做了,所以老人要豁达点,随便点,小辈人可一定要守礼仪,如此才能和睦,传承才能延续。

人品与拳法是相辅相成的。

夫习拳艺者,对己者十之七八;对人者,仅十之二三耳。拳艺之道,深无止境。得其浅者,一人敌;得其深者,何尝不万人敌耶。

能致极境者,一由于虚心,一由于恒心,设辄作辄止,安能望其深造耶。

练形意者勿求速效,勿生厌烦之心,务要有恒,作为自己一生始终修身之功课,不管效验不效验,如此练去,功夫自然而成。

余练习拳学,终身未尝有意一次用诈胜人,皆以实在功夫也。若以诈胜人,彼未必肯心服也,诈心有何益哉?与人相交总是光明正大,不能藏心,或是胜人或是败人,心中自然明晓,皆能于道理有益也。

被人所败亦不能用诈心也。以后学者切记,虽然不用诈,不可不防诈,与人较量总要慎之,慎之。

在唐传形意拳中,用手去拿人,叫大小缠丝;用胳膊去拿人,叫野马分鬃;用身子去拿人,叫懒驴卧道。用整个身体去拿人,是形意拳的特点,十拿九稳。

俗语讲,好拿不如赖打,意为擒拿练得再好,也抵不住一顿乱打,但形意拳的擒拿是连拿再磕。

师弟丁志涛是杀猪的屠夫,一天唐师带我去找他,他正将猪脊骨在案板上一磕就软了,骨节散开。唐师拍拍我说:“咱们的擒拿就是这个。”

丁师弟领悟得比我快,一下就明白了。唐师说:“拿是死的,磕是活的。没有拿,只有磕。”表示学擒拿的关键是学会后续手段,并示范了手法,立下规定,因擒拿易造成伤残,严禁我们用。

唐师讲,形意拳练法和打法迥然不同。比如,练法要以身推肩,以肩推肘,以肘推手,直至练到川流不息的程度。而打法则先要将手鞭子一样地甩出去,再以肘追手,以肩追肘,以身追肩,说到这里唐师两手拍了一巴掌,很响,说用身子拍手,就是打法了。

形意拳古谱上有“打法定要先上身”的话,说比武之前,先要练身子拍手的技巧,将浑身的劲改了,否则比武时光有功夫,没有速度,不干脆,必败。但身上没有功夫,就妄自练打法,会震伤关节和后脑,所以习拳之初是“打法定勿先上身。”

以劈拳为例,劈拳的练法是“劈拳如推山”,身上由后向前,一分一分地缓缓而推,推得越吃力越好,如此能长功夫;而劈拳的打法是劈拳如抡斧,山民抡斧头劈柴,跟抡鞭子一样,要个脆劲,否则斧头就只能砍进木头里,无法一下劈成两半。

五行拳歌诀:劈拳之形似斧,崩拳之形似箭,钻拳之形似锥,炮拳之形似炮,横拳之形似梁。

劈拳:双榻双钻气相连,起吸落呼莫等闲。易骨易筋加洗髓,脚踩手劈一气传;

钻拳:钻拳原是地反天,上下同打是真传。左右相同随意变,收吸发呼劲合丹;

崩拳:崩拳属木疾似箭,发动全凭一寸丹。跟顺变化随法用,转身提足把树攀;

炮拳:炮拳先走虎跳涧,两劈下裹如搜山。钻崩之中加化打,提肛实腹水火关;

横拳:横拳出手似铁梁,横中有直横中藏。左右穿裹应合意,收势退横劲家刚。

形意拳就是练一切,一切都知道。

腿功是站桩站出来的,也是走出来的,唐维禄的徒弟尤其要走。早晨起来一走便是十里,两手背后,活动着脊椎,或带着点拳意。我们有时将行意拳的意字省去,顺口地说,跟唐师学行拳。

脚底板是练形意人的脸面,娇嫩着呢,什么时候感到脚底板会“脸红”,才算上道了。

练形意要养成上虚下实的习惯,上身永远轻快不着力,功力蕴藏在下身。

上身如天,下身如地,这就符合自然了。电视里练拳击的外国人,上半身太过紧张,该虚的地方实了,在中医讲,就是病态。而形意功夫出在腿上,符合自然,所以不伤身,不劳神。

也别把“上虚下实”理解偏了,站桩时刻意把全身重量压在两条腿上便不对了。实是充实有内涵,不是死硬。所以劈拳里的“前脚外撇的大跨步”非常好,能把两条死腿弄活了,把体重转化成活泼的劲。

世上永远是强者影响弱者,交战步法的原理也如此。你的步法强了,能影响别人,别人不自觉地一学你,就败了。模仿是人的天性,养狗的人像自己的狗,养猫的人像自己的猫。比武时,情急之下,人的精神、动作都更容易失控,一受惊,就模仿对手了。

电视里猎豹追羚羊,猎豹受羚羊影响,随着羚羊的步子跑了,便永远追不上了。比武的情景很像拍花子(诱拐儿童的迷魂术),脑子太容易迷了,脑子一迷,就跟小孩似的,随着坏人走,受敌手控制了。就看你能不能让别人模仿你了,练形意的要有自己一套,不去稀罕别人。

强,指的是能有自己的节奏,这种节奏不是跳舞般外露,而是潜在的。劈拳是形意头一个功,从开始便要练这种潜在的节奏。

这种潜在的节奏,是从呼吸里出来的,要以步法练呼吸。形意拳是歪理,处处和别人相反,别家练拳是外向的,形意练拳是内向的。

别家打拳,出拳时使劲,呼气越猛出拳越猛。而形意不练呼,要练吸。出拳时不使劲,很轻很缓地比划出去就行了,这样的动作,必然令呼气很轻很缓。而在收拳时,要使劲,吸得猛一点。用动作的轻出重收,来自然造成呼吸的轻呼重吸,长呼短吸。

这是以动作来改呼吸,主要由腿来完成。劈拳是只进不退的,腿上的“轻出重收”,体现在收拳时腿部让人看不出来的后颤上,劲收腿不收。

劈、崩、炮的基本型都如此,而钻、横的基本型就把这个“重收”耍在动作上了,钻拳是进一大步退一小步,横拳是进一小步退一大步。而在变化形中,劈、崩、炮都有退步法,最有名的是崩拳的退步崩了。

也许形意在打法上是只进不退,但在练法上是不求进步,不断退步的。这样练拳的好处大了,练武时练吸,等真比武时,就没有吸气只有呼气了,你一吸气就有了破绽。要连续不断地进攻,连续不断地呼气,你一口都呼出去了,便没有后劲了。

形意的雷音,在练法上是养生之道,在打法上是一种特殊的呼气法,用于连续战斗。真比武,生死都不管了,哪还顾得上吸气?达不到雷音境界的人,在比武时鼻腔也哼哼,这是强迫自己呼气,没有办法的办法。

练法和打法往往是反的,练的东西,在打时呈现出一种反面效果,真是恰到好处。按照轻出重收来练五行拳,你就有了自己的节奏,五行拳是一个动作一条直线地打下去,无限重复,不是为了一招熟,是为了练那个潜在的节奏,有了节奏,人才会越来越强。

“轻出重收”时,每个人和每个人还不一样,总有差别,越练就越和自己的天赋、形体般配,所以练形意拳越练越有自己。有了自己,人就越来越强。

李老说,唐维禄在北京南河沿地区有名誉,当年崇拜者很多,但他没和南河沿的人交往过。唐维禄说过:“谁敢说自己会什么呀,形意拳,我就不会。”李老以此为座右铭,说在练武上,没有适可而止的事。

李老说“龙形搜骨”不是龙形,就是劈拳里前脚外撇的大跨步,说这个步子开天辟地,打通三盘,调理百骸,是成就身子的关键。有步子有功夫,没步子没功夫,这个步子就是内功。

象形取意——这四个字太金贵了,汉字是这么发明的,琴棋书画都是搞这个东西。明白了这个道理,山川江河、日月星辰都能入到拳里,象形术尤其能入鸟兽。

练形意的老派做法是,刚开始练时,不管日里夜里,一定要对着东方练,这是死规定。太阳从东方起来,东方生机勃勃——这也是在象形取意。按这个死规定练起来,得了好处,就明白了。

人听戏会受感动,在天地万物中也会受感动,有感觉就有功夫。一感动,拳架子里头的东西就不一样了。到时候,琴棋书画、山河美景、禽兽动态都可以借来入象。练武人学了文化,能比文人用得还好,都能用在身上。

唐诗也是象形取意,练形意,练得诗兴大发似的,就对了。

李老还嘱咐,说象形取意得含含糊糊,不是想画面,想画面想得太清楚,会上火。模模糊糊地有点意思,一动笔好诗就出来了,这点意思的动力大。到时候,肌肤爽透,比洗热水澡还舒服,体内嗖的一声,热气、凉气打在一起,上伸下缩的,太阳穴就鼓了。

再往后,突然一下,人张不开口了,也喘不上气了,牙咬得很紧,上压下顶的,拔也拔不开——这个时候好处就来了,五脏六腑、筋骨皮肉起了变化,雷音出在此时。

声音上也是象形取意,后面就是随着雷音境界了,比眼见的湖光山色还要妙。雷音不知道从哪儿发出来的,此时嘴巴根本打不开,所以雷音没法练,是自然而生的。

在校二十四法时,也要象形取意。光讲发顶,身子灵巧了,但还觉得欠,师傅说一句:“要有凌云之志。”一下就不同了,觉得妥贴了,得了东西。

打劈拳,架子对了,一收一放循环往复的动势有点意思了,师父说一句“如雷音滚滚”,功夫立刻就妥贴了。所以二十四法需要玩味,要把无趣的变得有趣。

李仲轩练完拳,趁着一股高兴劲儿,唱了两句京剧,被唐维禄一顿臭骂,说练拳就是练一口气,一张口便白费了。而且精气神都在这一口气里,不求化在体内,反而大口大口地唱出去,是在玩命。

唐维禄定下练拳不许说话的规矩,李仲轩对唐师的规矩十分信服,因为有切身体验,形意拳练一会儿就能感受到体内气息蒸腾,随意张口确有泄气之感。

如何将这口气化在体内,唐维禄教授,练完拳不能立刻坐下,要慢慢行走,转悠几圈自然会有熏蒸、淋浴之感,很是神清气爽,久之心智可以提高。所以习武要有练有化,收式与起式同样重要,甚至练完后溜达的时间比练拳的时间还要长。

尚云祥说,“其实有一个方法可以治病,正是读书,不过要像小孩上私塾,不要管书上是什么意思,囫囵吞枣地一口气读下去,只要书写得朗朗上口,总会有益身心。但咱们成年人,不比小孩的元气,大声读诵会伤肝,要哼着来读,不必字字清楚,只要读出音节的俯仰就行了。小孩们上学后,马上就有了股振作之气。”

真正神奇的是,尚云祥练武入迷,以神作拳,行住坐卧都是这个,这是上道的东西,不是入门的技巧。李存义和尚云祥通站桩,但他俩平时练功就是五行拳,很少站桩,只是可怜徒弟不长进,方教站桩。

站桩与打拳最关键的要点是一个,对这个要点没体会,练拳不出功夫,站桩也照样不出功夫。这就是“桩法能融入拳法中,拳法能融入桩法中”的道理。

尚师对我启发最大的话是“不要力胜,要以智取。”一刹那令我体会到武术的另一层面,比武时顾不上算计谋略,但练武其实是在练心智。

对于交手的大原则,唐维禄总结为“身子挂在手上,眼睛盯着根节,冷静。”手上要挂着身体一二百斤的分量,拳谱有“追风赶月不放松”的话,追上敌人容易,身子能追上自己的手,就难了;肩膀为根节,敌人要有作为,肩膀必有征兆,练武人练出眼力容易,养成明察秋毫的习惯,就难了;而最难的是冷静,必得练功夫练得开了智,方能冷静。

点穴不是点上去的,也不是打上去的,而是撞来的。顺着敌手的劲戳住了,顺手在哪里就是哪里。懂了形意拳的高级打法,也就是懂了点穴。形意门中现精通此术者应该尚有,因为传了高级打法必传点穴。

点穴的手形是剑诀,食指和中指叠在一起。如何练指力?不是戳木头、沙袋,而是劈抓,形意拳古谱中有“三顶”的要诀,其中有指顶,指顶有推出之功,如何练到指顶?

不是指头坚挺就是指顶,得把古谱上的“三弓,三抱,三垂,三挺,三圆,三摆,起落钻翻要义”都练到了,方能成就指顶,也就有了点穴之力。所谓“一有全有,全有方能一有。”

“简单,有人走到你身后,你就回头瞪他,心里也瞪。”

尚云祥说:“对那些小辈的人,刚开始要把五种拳法都教全了,练上一段时间后,就要总问他们对哪个拳架有感觉,问得多了,逼着他们去体会。如果有感觉,就集中在一个拳架上往深里教,一通方能百通。”

李仲轩拜师时,尚先教站桩,名“浑圆桩”,就是两脚平行站立,双手胸前一抱。尚问他抱过女人没有,李仲轩浑身一松,就对了。这个抱字,不是两条胳膊使劲,而是抱进怀里,整个身体都要迎上去。这是对站桩拿劲的比喻,拿住这个劲,一站就能滋养人。当时有许多形意拳师将五行十二行的拳招拿来站桩,而尚云祥只让门人站浑圆桩,甚至连形意拳最基本的桩法三体式(就是劈拳的架势)都不让站,说过动静有别的话。

将铁球所握在手中,在胸前画圆,眼神要跟上,能调周身气血。

李仲轩从此一手一个铁球(右手十八斤,左手十七斤),先开始只是觉得手上会多一把力,不料每次练完都觉得双腿柔腻腻的,不久后觉得两腿像双手一样敏感,整个躯体有种通透感。

后来知道这种功夫是形意拳内功之一,叫圈手,古传原本是空手的,只有尚云祥加上了两个铁球。

尚云祥还有一种训练叫转七星,就是在院子中按照北斗七星的曲线,钉上七个木桩,让绕着桩子打拳,打什么拳他不管,就是让门人体会群斗时,四面八方来敌的处境,关键在步法。至于绕这七个桩子该用什么步法,他也不管,甚至还说插桩子也可以不按照北斗七星,随便什么形状都行。

转七星是形意拳自古就有的,李仲轩一次像练八卦掌似的将七星转得又圆又平,尚云祥就说:“练拳一惊一乍的不行,动手得一惊一乍,心里要有数。”

尚云祥说八卦就是教人送,八卦像推磨,凡推过磨的人都知道,要想将谷物磨得细腻,直愣愣地推肯定不行,手上的那股劲得把磨杆送出去,送得平、圆、悠、远,还要送出一股向下的碾劲,这股另有的劲叫做留。

八卦掌便是有送有留,这不是靠站桩就能站出来的,所以八卦门人不站桩,都是在运动中求送、留。

尚云祥教授腿击法时主要是传授“十字拐”,一种正面蹬踢的动作,还有就是燕形。燕形是一种腿击法,连环的侧踢,又名二起腿。有正有侧,尚云祥也就不多教了,除非门人有具体问题来问。

李仲轩当年对于腿法的用劲感到很困惑,总觉得腿一踢,浑身的劲便不整了,而且觉得腿击除了富有隐蔽性外,速度和灵活都比不上手,尚云祥回答,“腿击法是身法的发挥,所以练腿先练身。”

当时武林有“练形意拳招邪”的说法,因为许多练形意拳的拳师,一上年纪,腿脚就不好,甚至短寿,还有年轻小伙子练了几个月形意拳,身体亏损得很厉害,神经衰弱、肾虚各种毛病都出来了。有人便认为是招邪了,但念经符咒都没用,身体仍一天天坏下去。

李仲轩问是何原因,尚云祥解释:“形意拳是内家拳,练的是精气神,练功的时候应该把精气神含住,但很多拳师都在练打人,将精气神提起来,一发劲都发出去了,还能不短命?不明白动静有别,身体当然出毛病。”

尚云祥还说过,俗话讲“太极十年不出门,形意一年打死人”,学形意拳的都在学“打死人”,最终把自己打死了。然后告诉李仲轩,打太极要带点形意的充沛,打形意要带点太极的含蓄。

李仲轩讲,形意拳的练法、打法、演法的口诀都是不一样的,但现在弄混乱了,用打法去练功,用演法去比武,这是当年形意拳公开传授后留下的弊病,但依照旧的武林规矩,许多东西又是不能公开的,所以是个左右为难的问题,有待后人去解决。

曾有一个徒弟难以克服比武时的心神慌乱,听到佛法中有“定力”之说,就向尚云祥问起,尚云祥说:“定力就是修养。”并解释,练武先要气定神闲,能够心安,智慧自然升起,练拳贵在一个灵字,拳要越来越灵,心也要越来越灵。练功时不能有一丝的杀气,搏击的技能是临敌时自然勃发,造作杀心去练拳,人容易陷于愚昧。

李仲轩老人对尚云祥的记忆是:尚云祥没有一般练武人身上逼人的气势,但双眼清亮,一举一动都显得悠然自得,令人自然升起崇敬之心。这种特殊的气质,是因为他的拳法能涵养身心。

李存义论站桩:若是诚意练习,总要勿求速效。一日不和顺,明日再站,一月不和顺,下月再站。因三体式是变化人之气质之始,并非要求血气之力,是去自己之病耳(指拙气、拙力之病)。所以,站三体式者,有迟速不等,因人之气质禀赋不同也。

唐维禄说:“想在人前逞能,得在旮旯受罪。”有时十来里路一会儿便走到了,而且人越来越精神,觉得没走够。李仲轩把这种感受讲了,唐维禄说:“形意拳又叫行意拳,有个行字,功夫正在两条腿上。”

唐维禄说:“你走远路来学拳,走路也是练功夫。”李仲轩去得更频繁了,即使有时唐维禄不教什么,也觉得来回走一趟,很是舒服。

有时在宁河镇里突然就碰上唐维禄,原来是唐维禄来教徒弟了,两人在大街上边走边聊,聊几句唐维禄就回去了,十几里路跟邻居串门一般。

问尚云祥,“唐师只让我一个人练,不能让人看见,说是古法,这是什么道理?”尚云祥回答:“没什么道理,不搞得规矩大点,你们这帮小青年就不好好学了。”年轻人喜好神秘,李仲轩也觉得这么练形意拳,跟瞎子走路一样,不在拳、腿,而在全身,晚上更能体会这味道。

尚云祥说:“白天练拳,眼睛要有准星,形意拳总是一束一捉,食指尖和小指根来回翻转,眼光不离食指、小指,全神贯注,这是白天练拳的方法。”

李仲轩便省悟到昼练夜练截然不同,白日练眼,晚上养眼,都是提神的方法,形意拳的关键在于神气。

练拳的人喜欢看别人打拳,不见得在琢磨,如同写书法的人喜欢看别人写字,即使是看小孩写字,见笔墨行在纸上,也觉得是一种享受。

尚云祥就很喜欢看徒弟练拳,练好练坏无所谓,他也不指点,看一会儿就觉得很高兴。他自己从不在人前练拳,却像京戏票友般,特别爱看人打太极拳,八卦掌。

“其实俗话里就有练武的真诀。”尚云祥说武林里有句取笑形意、太极、八卦姿势的话,叫“太极如摸鱼,八卦如推磨,形意如捉虾。”说到这,尚云祥就笑起来了,“我有别的解释,太极如摸鱼,要如手探到水里般,慢慢而移,太极推手正如摸鱼般要用手听,练拳时也要有水中摸鱼的劲,有这么一点意念,就能练出功夫了。”

“八卦如推磨,除了向前推,还要推出向下的碾劲,八卦掌一迈步要有两股劲,随时转化,明白了这两股劲的道理,就能理解八卦掌的招数为何千变万化。”

尚云祥说练形意拳时,要如捉虾般,出手的时候很轻快,收手的时候,手上要带着东西回来,这轻出重收四字便是练拳的口诀,千金不易。

有一次尚云祥看人练拳看得高兴,两手抱在额前,浑身左摇右晃,节奏上好像在跟着练拳的人一块比画。李仲轩就问:“老师您在干吗?”尚云祥答道:“练练熊形。”

形意拳有十二形,从动物动作中象形取意而出的拳法,极为简练,一式也就一两个动作。在十二形之外,还有一式叫熊鹰合形。形意拳的所有招式都起源于它,但传授时往往最后才教,也往往只说“老鹰俯冲,狗熊人立”,是一俯一仰两种动态连贯。尚云祥说,“我这个熊形与众不同,好像狗熊靠在树上蹭痒痒。”

见李仲轩一脸诧异,又说,“你不是喜欢发力吗?功夫上了后背才能真发力,有人来袭,狗熊蹭痒痒般浑身一颤,对手就出去了。”

尚云祥一散步就是一天,喜欢到繁华的地方去。马路上人很多,人人走的方向都不同,正好练眼观六路,而且视线打开了,心态也会随之开阔,尚云祥逛一圈繁华闹市,心情反而会很轻松。

一次看到两三岁的孩子打闹,尚云祥就停下来看了半天,还蹲下来伸手逗小孩,李仲轩催促他不要耽误时间,尚云祥起身说:“我练拳一生,还不如这两小孩。”很让李仲轩莫名其妙。回家路上,尚云祥说:“古人讲,武者不详。练武人太容易陷进是非中,还不如不学武,就算学了,也最好一辈子默默无闻,有一分名气,便多一分烦恼。小孩想打就打,打完就没事了,不是很令人向往吗?”说到这儿,他一拍李仲轩,又说:“看来练拳就得晚上练,让谁也不知道。”

尚式形意的形与意,只能授者身教,学者意会,如果勉强以文字描述,那么形就是无形,意就是无意。尚师的名言是“练功不练拳,用劲不用力。”

劲就好比一个网兜,将一堆散橘子似的人体拎起来砸出去,人的体重就不会贬值,而且还能赚到加速度的便宜,打出超出体重的力量。

只有不用力才能练出劲,因为劲关系到周身上下,一用力便陷于局部,捡芝麻而丢西瓜了。有武术爱好者见到拳谱上写着“形意拳有明劲,暗劲,化劲”,一练拳便频频发力,果然打架厉害,听到“形意一年打死人”的俗话,便以为练对了。其实那跟拳击手打沙袋有何区别?练一年拳击也能打死人,好的拳击手一拳有七十斤力量,七十斤打在人心口,当然能打死人。

其实拳谱上的明劲,明字除了明确,还有明白之意,是要人体会劲,拳力增大是这一阶段的必然效果。

如见到“四两拨千斤”,以为要在力学上取巧,有了贼心,就练不出功夫来了。现在有武术爱好者受气功影响,打拳时,自作主张地加入好多意念,练桩功要双手捧起整个大海,大海有多重?这样想,只能让精神无故紧张,长此以往,会短寿的。

再如看到歌诀“遇敌好似火烧身”一句,不明白“火烧身”只是形容,不是状态,假想浑身着火地比武,会令反应失常,不败才怪。

究竟何谓意?一个体操队的小女孩,她翻跟头不用多大力,也没什么意念,她靠的是练就的身体感觉,感觉一到,便翻成了一个跟头。形意的意,类同于此,不是在脑海中幻想什么画面,所以意等于无意。

尚师总是要求徒弟多读书,说文化人学拳快,一个练武的要比一个书生还文质彬彬,才是真练武的。古书里的上将军,多是一副书生样。练武的也一样,一天到晚只知剑拔弩张,练不出上乘功夫。因为拳谱上许多意会的东西,文人一看就懂,武人反而难了。

形意拳之意,比如画家随手画画,构图笔墨并不是刻意安排,然而一下笔便意趣盎然,这才是意境。它是先于形象,先于想象的,如下雨前,迎风而来的一点潮气,似有非有。晓得意境如此,方能练尚式形意。

尚式形意的形与意,真是这般清滋味,料得少人知。

只动不打是程派八卦的练功口诀,硬退硬进无遮拦是形意的古歌诀,尚云祥还有练拳要学瞎子走路的窍门,说瞎子走路身子前后都提着小心,从头到脚都有反应,练拳不是练拳头,而是全身敏感。

千说万说,都是一个道理,就看做徒弟的能应上哪句话的口味。

按照李存义的桩法,小脑、肾、性腺都得到开发,所谓形意一年打死人,不是说招厉害,是说形意能令人短期由弱变强,精力无穷,是体能厉害。

唐师所传的桩功,有一个要点,时常浑身抖一抖,传说狗熊冬眠的时候,每隔几天,它就自发性地浑身颤抖,否则僵滞不动,身体要有问题。同样,站桩为什么站不下去?就是缺这一抖。

很细致很轻微地抖抖,就能够享受桩功,养生了。其实比武发力,也就是这么一抖擞。

薛颠传的桩功,一个练法是,小肚子像打太极拳一般,很慢很沉着地鼓出,再很慢很沉着地缩回,带动全身,配合上呼吸,不是意守丹田,而是气息在丹田中来去。

这个方法可以壮阳、肾虚、滴漏的毛病都能治好。另外打拳也要这样,出拳时肚子也微微顶一下,收拳时肚子微微敛一下,好像是第三个拳头,多出了一个肚子,不局限在两只手上,三点成面,劲就容易整了。

还有一个方法,站桩先正尾椎,尾椎很重要,心情不好时,按摩一下尾椎,就会缓解。从尾椎一节一节脊椎骨顶上去,直到后脑,脊椎自然会反弓,脑袋自然会后仰,两手自然会高抬,然后下巴向前一钩,手按下,脊椎骨一节一节退下来。

如此反复练习,会有奇效。脊椎就是一条大龙,它有了劲力,比武时方能有神变。

注意,这三个桩功都是动的,不过很慢很微,外人看不出来。薛颠说的好,桩功是慢练。这些都是入门的巧计,一练就会有效果,但毕竟属于形意的基本功,练功夫的功夫,指的还不是这个。至于如何再向上练,薛颠和唐维禄都各有路数。

形意是用身体想,开悟不是脑子明白,而是身体明白。与禅的言下顿悟相似,等身体有了悟性,听到一句话就有反应,就像马挨了一鞭子,体能立刻勃发出来了——尚师是这种教法。

有功夫上身,才是拳术。光把形意拳的打法用到战场上,拼一会儿刺刀还管用,因为比敌人巧,但上战场时间一长,就不是拼招了,而是拼体能,就必得有功夫。

我可以肯定地说,功夫是不能速成的,能速成的是打法。但没有功夫,只有打法,也就只能欺负欺负普通人,上不了台面。

形意拳姿势简单,五行十二形,一个下午就能学会,为什么开始时,一个劈拳要练上一年,肯定不是练姿势,不是练打法,不是练发力。

形意五行拳的顺序,是金、木、水、火、土,对应上劈、崩、钻、炮、横,为什么首先要练劈拳?为什么刚练劈拳的时候,最好能三四百米一路打下去,要这么开阔的空间?练好了劈拳,为什么自发性地就会打虎形了?

练成劈拳后,按照五行的顺序应该练崩拳了,但为什么要接着练钻拳?钻拳的步法为什么是螺旋前进?不从技击,从健身的方面想想?崩拳的崩字怎么解释,就是一崩劲吗?其实崩拳的妙处在于张驰。

炮拳总是双臂一磕,只有出手没有收手,练出两条硬胳膊,胡乱一碰,别人就痛,的确可以硬打硬进,但炮拳就是练胳膊吗?其实炮拳有隐蔽的收手,这才是炮拳所要练的精要。

横拳有不可思议的境界,到什么时候方能体会到?

上面这些问题,尚师用一句话就可以回答,这句话是有实在含义的。如果一个人练了很长时间的形意拳,但是不得法,一听这句话,真是非常舒畅,的确感到好像在瞬间就长了功夫,但这只是在身上通了,身体感觉对了,以后就能自行进修了,但功夫还是得练才能出来。

强盛很容易,但要小心盛极而衰。强盛了之后,不知调养,精气神会如江河奔流般地消耗,练武是强身,但往往练武之人会短寿,一过壮年衰老得厉害。

形意拳是炼拳,修炼,要与精气神发生作用,所以形意拳能变化人的气质,将威武变文雅,将文雅变威武。拜老师,就是找个人帮助自己由练拳过渡到炼拳,就不会盛极而衰了,永远生机勃勃的。学拳重要的是身心愉快。

武德为什么重要?因为一个人有谦逊之心,他的拳一定能练得很好。一个好勇斗狠的人,往往头脑都比较简单,越来越缺乏灵气,是练不出功夫的。这种人,老师也不会教的,说一句:“脑子什么也别想啊”,就什么也不管了,你也没法责问,因为有“内家拳的要领是放松与自然”做幌子——这都是老师不愿教的回避法,说些貌似有理的话,哄得你乐呵呵地走了。

武术的传承是不讲情面的,你的人品,连老师都赞成你,当然会教你了。练武是孝字为先,连自己父母都不孝顺的人,没有人会教他,每日要以忠义礼智信来衡量自己,即是忠诚、义气、礼节、智慧、信用。

一个人有了这种内在的修养,心思就会清爽,悟性就高了。老师选徒弟,主要看他的气质是不是清爽,混混沌沌,就说明他心理有许多问题没有解决,或者身体患上了隐疾。眼光没有一点慈悲,只会凶巴巴地瞪人,可能现在打架厉害,但看他将来,无不是患病早亡——徒弟找师父也是这个标准。

想着用武术去欺负人干坏事——太可笑了,折腾不了几年,就把自己打死了。对付这类人,还有一种回避法,就是打出穷文富武的幌子。

古人的生活很清苦,功夫一样练出来,不是不要营养,而是有个方法(形意拳的一些内功),不用花钱一样得来,养不好身体是练不好拳的。

形意拳古有“入象”之说。入象,便是化脑子。到时候,各种感觉都会有的。碰着什么,就出什么功夫,见识了这个东西,你就有了这个东西——这么说,怕把年轻人吓着,但拳是这么玩的。

分不清,超出了身体的范围。恍然,跟常人的感觉不同,那时候出拳就不是出拳了,觉得两臂下的空气能托着胳膊前进,没有了肌肉感;两个胯骨头,能牵动天地;一溜达,万事万物乖乖地跟着……

这都是走火入魔,脑子迷了。但练拳一定得走火入魔,先入了魔境再说。有了恍然,处理恍然,是习武的关口,要凭个人聪明了。处理好,就鲤鱼跳了龙门。恍然来了,让它傻傻地过去,练武便难有进展。

把魔境的好处全得了,所有甜头都吃了,也就没有了魔境。形意拳对人脑开发大,培育智能。人上了岁数练,也很好,把脑子练出境界,方能延寿。好多人都是练拳练怕了,所以才不练的。不是不能成就,是不敢成就。

师父就是你的心态,告诉你,“没事,这么办。”一句话就救了命。拜师父,就是当自己动摇时,找个能给自己做主的人。人是太容易动摇了,世上没几个天生的好汉。

尚云祥师缘不佳,学了一次,就离了李存义十年。但他自己把功夫练出了境界,自己能做自己的主。

小时候,听大人们讲:“失意的人看聊斋。”练武人容易单纯,要打抱不平,眼里不掺沙子。聊斋讲了世上复杂的事,欺诈奸盗。看看,便知道事情远没有自己想的那么简单。

《聊斋》中都是被冤枉的人,心有苦衷,看看,能找到共鸣,便缓和了情绪。书里怪话多,怪话就是真话,怪事多有隐情。

总算晚年,过了几天读《易经》的瘾。我也是直到自己老了,才明白了年轻时就知道的老理。此书对人生有好处,什么感慨都在里面,犹如练拳化了脑子的人,一切清晰了。

要珍惜时光,真正练进拳里去。得点智慧,人生就有了改观。找师父学俩狠招——没人理会这闲茬(次要),找师父就是找个人把自己脑子化了。化脑子没法写,写了也写不完,捅开这层窗户纸,形意里面的好东西多了。

化不了脑子,干着急,这辈子等于白练了。练武的多,化脑子的少。化脑子的人里,得点甜头的多,化完的少之又少。

传拳不传意。技术可以传授,经验没法传授,顶多能感染一下。这个意,不是想出来的东西,而是得来的东西。一刻意就没了,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得了。

形意的桩功是站着练的,床上也有桩。躺在床上用两脚打劈拳,不真动,感觉上动着就行了。打劈拳时,要吸着手心,同样,脚心也吸着。第二天站着打拳,感觉会全然不同,有了如犁形的味道。人整片整片地行进,飘然匀实。形意的劲道妙在脚心。

平躺时,呼吸不顺畅,马上一侧卧,气一下顺到脚。在床上辗转反侧,是在练呼吸——会了床上的桩,也就会了溜达。先以形调气,日后,用脑子练拳时,呼吸也会起变化,不是升降吞吐所能概括的。呼吸一奥妙,生理就微妙了。

到了季节,猫会叫春——这便是雷音。功夫到了季节,自然会有雷音,不能管它,只能由着它。从身子深处出来了,等着它再落下来,不能管,管了会炸肺。雷音有时有声有时没声,是一种匪夷所思的呼吸,化了脑子后才会有此现象。

雷音不能强练。比武时发声,对发力多少有点帮助,但雷音主要是脑子调身子时的现象。

形意拳有随手蛇形的说法,就是说练蛇行要练到功成自然、一动就来的程度,那时人就可以顺着蛇形出变幻。也要顺着雷音走境界,出声便是出灵感。随上雷音,一日千里。

形意拳的内功从何开始?说出来惹人笑话,从大小便开始。形意拳的架势好理解,所谓外五行就是那么几个架势。还有内五行呢?一个人对自己的五脏六腑没有体会,便没法练形意拳。

我一个师兄外五行的架子很刚猛,结果唐师笑话他,说,“挨打的拳,练拐了。”李存义一看到别人练的不对路子,就这么说。

挨打的拳,一是打法不灵,光会动蛮力,别人找对了击打你的方向,一下就把你甩出去了。二是光在肌肉上长功夫了,不会在五脏六腑长功夫。那么功夫还是虚的,就好像窗户纸,好像有个门面,其实一捅就破,打这种人,一两下就能把他捅趴下。

人很难体会五脏六腑的,先要在大小便的时候“闭五行”,即闭目,咬牙,耳内敛,鼻静气,脑静思。

大小便时因为体内有运动,就牵扯上了五脏六腑。对五脏六腑有了体会后,不大小便的时候也就能闭五行了。闭五行好处多,在坐公共汽车时,闲散时间里,都可以闭五行。尤其是在早晨起来时,醒后先不要急于起床,闭一会儿五行,就是形意拳的长寿之法。

我有九旬之寿仍可以有吃大鱼大肉的胃口,这就是闭五行的功效。希望读者先从闭五行中找到一点内功的味道。

我从小是个戏迷,发现每回演戏演员们都是一身汗。这一声汗是怎么来的?是发声发出来的。

因为有这个经验,所以我对形意拳的发声格外留意。前面讲的闭五行是形意的内功,雷音也是内功,是五脏六腑的功夫。说“没什么,就是比武时吓唬人的”,这是应付外行的话。

师父教徒弟,先教出来一个清白知礼的人,才能造就人才。

形意门不但是枪法,剑法尤为精妙。形意拳的剑法叫六部剑,何谓六部?清朝的官制有六部,天下就可以治理了,就是说方方面面都照顾到了,比武就可以制人了。

六部,就是上下左右前后。练形意拳的剑法,可不只是一根剑呀!方方面面都要有东西的。形意拳的剑法刀法都用尖,但并不只是一个尖。形意拳又叫六合拳,六合就是四围上下。还要练出隐藏的剑尖,一遇非常,可以八面出锋。

练拳也是要四面八方地练,一个钻拳出去,在练的时候,不是只冲敌人的下巴,全管。这样才能随机应变。有的拳师教徒弟,让他们先傻练着,渐渐有体会后,教剑法时再把这个四围上下的道理点透。学剑是习武的关键。

薛颠《形意拳术讲义》的篇首口诀,便是说四围上下,不是玄理,而是具体练法。“内中之气,独能伸缩往来,循环不已,充周其间,视之不见,听之不闻,洁内华外,洋洋流动,上下四方,无所不有,无所不生。”

这已是形意的妙诀了。至于剑法,剑法只谈一次,好坏就是这一次,从此不负责了。

《红楼梦》是“满纸荒唐言,一把辛酸泪”,荒唐言是假事,辛酸泪又是真哭,真的假的在一起,练形意也是真的假的在一起。形意的功夫要在身内求,劈、崩、钻、炮、横联系着心、肝、脾、肺、肾,但有时也要在身外求,炮拳要在杆子上求出来,还有一个求法,便是练“泥巴小人”。

下面的是怪话,只说一遍,权且一听。假想有个泥巴小人,镶在远处的风景里,只是略具人形,有个大概的胳膊腿,但是要有五官,有五官就有灵气。

这个泥巴小人悬在半空,它的眼睛和你的眼睛是平齐的。你睁眼闭眼都可以,只要动上心思,让这个泥巴小人打起拳来。打起拳来,带泥带水的,这块泥巴时而黏腻,时而松滑。这是做白日梦。

这里面的道理很深刻,练形意的人通过练拳,渐渐地就感知天命了,风水相术不用刻意去学,自己想想,就能明白个大概。

形意进入了高功夫,必定慈眉善目。什么是慈悲?这个人感知了天命,思维和常人拉开了距离。什么是悟性?悟性就是感天感地,把天地间的东西贯通在自己身上。

形意拳到了高级阶段,没有具体功法了,都是谈天说地。唐师不识字,生活范围窄,但一谈起拳来,也是天南地北的,令人感到很奇怪,他怎么知道的?但他就是知道了。

形意拳不是人教的,是天教的。我下象棋总能赢,别人说我算路深,其实我一步都不算,全是想当然,这是练形意拳得来的益处。

说练武后连说话都不许,否则元气奔泻,人会早衰早亡的,更何况唱戏。

那种左右撑开,上下兜裹的横劲,唐维禄比喻,“如果和别人比试撞胳膊,他直着撞来,你在相撞的时候,将胳膊转一下,他就会叫疼。”

这是个力学原理,因为这样一来,就不是相撞了,而是以一个抛物线打在对手的胳膊上,学会了这个抛物线,浑身都是拳头。这种遍布周身的抛物线,便是形意拳的横劲。

五行拳中横拳是最难学的,唐维禄让李老从钻拳和蛇形中去体会,慢慢地横拳就会打了,进而对形意拳肩、臀、肘、膝的近身打法也能体会了。

尚云祥说:“不但要用躯干,还要用躯干里面的打劈拳。”

李仲轩回忆当年学艺,对于尚云祥“要练功,不要练拳”的话印象最深。尚云祥嘱咐他:“你要学会在脑子里练拳,得闲时稍一比画,功夫就上身了。”

此番复出,薛颠显得很是知书达理,接人待物客客套套,可是又有点令人捉摸不透。他在一次有许多武林人士的集会上,突然表演了一手功夫,不是打拳,只是在挪步,跟跳舞似的在大厅逛了一圈,但将所有人都惊住了,因为他的身体展示出了野兽般的协调敏锐和异常旺盛的精气神,当时就有人议论薛颠的武功达到神变的程度。

《象形拳法真诠》是形意拳书中不可多得的上乘文字。现仅摘出三处评说:

一、桩法慢练入道。

许多人都知道形意拳站桩,长功夫的关键也在桩功,薛颠说“此桩法之慢练,增力之妙法也,慢慢以神意运动,舒展四肢”——桩法是动的。这“慢慢以神意运动”七字真可谓价值万金,而且说明桩法的功效为“脏腑清虚,经络舒畅,骨健髓满,精气充足”,特别标示“而且神经敏锐”,不如此,便是练错了。

二、体呼吸。

许多人都知道形意拳是内家拳,此拳是可以悟道的,但拳谱上往往只有拳法。薛颠所言的体呼吸正是形意拳入道的法门,“从全体八万四千毛孔云蒸雾起而为呼吸,此节功夫,乃是精神真正呼吸,非有真传难入其道,非有恒心难达其境,学道者,勉力为之。”

三、五法合一连珠

形意拳古传有一个名为圈手的动作,又称风摆柳,可以健身可以技击,据说涵盖五行十二形的精华,没得传授的人猜测是一个类似于太极拳“云手”的两臂画圈运动。

其实圈手开始时的确类似于太极云手的两臂画圆。

武艺是以气用力,道艺是以神用气,更高一筹。形意拳是道艺,想不明白,是当然的。这是高东西,只能练明白。

形意拳要用神,神是自然而然的,意是做作的。先从做作到自然,作了意还要入神。你练桩功而肾痛。中医讲久站伤肾,而形意拳是久站强肾。之所以没有收益,是因为你没有入神,练武要像写字、画画、奏乐般享受,才是练对了。形意拳不是力气活儿,你要学会调养自己,站桩要领、姿势可从拳谱上找,而入神要自己体会。至于你说的练武练到一定程度后有魔障,以我的眼光看,不是你到了一定程度后出的偏差,而是你一开始就错了。形意拳应该越练越受益才对。读书有书呆子,练武也有武呆子,不要做武呆子。

站桩要流血,不是假想血管中血在流,而是站桩一会儿后,自然能体会到一种流动感,似乎是流血。在这种流动感中,身上有的地方顺畅,有的地方异样,便缓缓转动,或是抖一抖,直到整体通畅。此法能治病,出功夫也是它。以外在的形体调整内在的机能,也算是对形意二字的一种解释。

打拳不是较劲,站桩也不是死站,要有神,一念之间身上要有感应。

武艺练气,道艺练神,从力气上出来的功夫不会有这种如水流的感应,从神上出来的功夫,是如水流。没有这种感应,就没有身法的神奇,光会换步还不是形意拳的身法。形意拳是道艺,作为习者,你要懂得向上求索。

形意拳站桩时,目光要远大,眼神要放出去。打拳时,目光盯着指尖或拳根,随着拳势而盼顾,但余光仍要照着远方——这都是将意发之于外的训练法。

如何将形含之于内?这是老辈拳师不轻传的东西。以炮拳为例,炮拳总是两臂一磕,顶杠而进,有出手没有收手,其实杠出去后,还有个身子向后一耸的动作,这就是炮拳隐蔽的收手。有此一耸,就出了功夫。象形术的摇法也如此,摇法似向身后划桨,还有水荡桨的向前一荡,这一荡不是实做,也是心领神会,而且不是揣摩体会,一刹那灵光一闪,想慢了就不管用了。

比武时,真正厉害的,是这种打拳时不打出来的东西。形意拳简单,象形术更简单,但内含的形丰富,如此方能善变,不是打拳时变,变在比武时。

形意拳先教行劲,行对了劲,也就找着了身法。象形术先教身法,晃对了身法也就找着了劲,象形术晃法是在找劲,能找着自己的劲,也就能找着别人的劲,碰上就倒。

不管从何入手,都是要从一个东西里教出两个东西来。身法与行劲,一有全有,一个没有,两个都没有。这是教法的不同,不是本质的不同。不是薛颠法眼高,是有人只应薛颠的机关,在薛颠手里才成就了武功。

能坐腰,就能惊尾椎。猴蹲身时要聚精会神,全身贯注,这两个常用词,就是至关重要的窍门。

在形上讲,蹲身对浑身筋骨都有好处,但要是不动意,功夫练不成。蹲身时要让肉体联系上精神。神不练,光肉练——尾椎是惊不了的。缩身、团气、凝神、惊尾椎,这就是猴蹲身的精义了。

同样,猴扇风也要用神练,猴扇风没什么动作,就是两手在耳朵旁扇扇,学猴形没学到神,就会学出一身滑稽。

说形意拳难看也主要是有这个猴蹲身,练拳时,处处都有只猴子蹲着,可想这一式的重要。猴蹲身之后,有张狂的招数。蹲身先练了膝盖,所以猴蹲身一变,就是扬身膝击,名猴挂印。这一蹲一扬,正如劈拳的一起一伏,也如崩拳的一紧一弛,只不过猴形放肆,劈崩含蓄。

猴挂印的下一变是猴摘桃,就是抓敌人脸,泼妇打架一般,这是为膝盖做掩护。不抬腿是立于不败之地,抬了腿是兵行险道,得有收场、后撤的伎俩。这连抓带点,练着滑稽,打起来狼狈,但这一番乱七八糟,兴许就乱中取了胜。比武时要懂得挑事端、找头绪,无理取闹一下,也许就乱了对方的分寸。

人在抬重物时,会用蹲身起身的方法抬,摔跤要用上腰胯方能胜入,一抡着手反而忘了。

第二个有趣的基本功是撸草绳,就是一根小孩胳膊粗的草绳子,来回撸,体会“劲在两头”的感觉——象形术摇法便是练“劲在两头”,虚了这根绳子,或轻或重地练。

练武时,脚下有准,手上也要有准。形意拳是拳从口出,拳从腰里升到自己的嘴跟前,再递出去——这个练法很妙,调动人的精神来打中线。练拳时得有个冲击点,点子对了,拳架才能整。能打在自己中线上,全身的重量就上了拳头。

我当年初见唐师,问唐师有什么本事,唐师说:“没什么本事,只会在弹丸之地跟人决胜负。”在弹丸之地,转瞬之间,能找准自己身体的去向,这就是本事。

练武时一定要有电力感,就是敏感。有了敏感,才能带出各种各样的功夫。所以形意拳的起势,是起敏感。具体动作是,两手像托着两碗水似的向上举,在眉前一转,就举上了头顶。假想中的水不能洒了,慎重了,也就敏感了。

举到头顶后,大海退潮一样退下来,到眉前有了压意。空气就是大海绵,要把海绵里的水挤出来,这样一直压到大腿根。此时要屈膝合胯,整个人蹲下来。蹲下的同时,两只手一提,缩到了腰际。

身子团紧了,手也要团紧,像拧一个东西似的,五指一个一个地攥起来。一做起势,周身敏感。两臂上举,大脑就清爽,犹如野兽脑后的毛能奓起来,脖颈子会吃惊。

屈腿蹲身,能生力,犹如野兽一咬东西尾巴就奓开,尾椎子会吃惊。眼睛在正面,人在眼前做事,前身人人都不迟钝,只有后身敏感了,才能快人一筹。

年轻人,心胸要大点,不要做“与恶狗争食”的事,只要自己在理,不抡拳头,也能找到公道。

练武人不信仙不信佛,就信一个善有善报、恶有恶报。尊重师长,可以学到好东西,帮助别人,可以增长豪情,气概不凡,心智就提前了——这都是善报。

练拳时不要刻意呼吸,不要大呼大吸,开始练拳要像夜行贼一样屏住呼吸,能如此小心,心也就静下来了。然后随着打拳打开了,要在拳里找呼吸,找着的呼吸是很灵活的,比逆呼吸要精细,身体更能受用。比武的时候,一切对应着对方来,不能自行其是地硬来,有敌招才有我招,无敌便无我;练拳的时候,一切要应着拳来,什么都在拳里找,不能把静坐时的呼吸法硬加到拳里。练拳就是练拳,练拳的有自己一套。

八卦圈不是脚脖子转出来的,而是头领出来的。头首先要虚顶,只有虚顶了才能转动灵活,头微一侧转,整个身子就得调过来。这个圈子是一侧一侧走出来的,所以偏门攻防的意识就养成了。

学会了调身子,重量就跟上了。这么走走,就是全身重量上拳头的好法子。而且劈拳两臂发挥向左右之力,架子就抱圆了,所谓两肱圆则气到丹田,可以养生出内劲,有身轻力厚之妙。

指望摆出劈、崩、钻、炮、横的架子赢人,是指望不上的。不能蛮干,否则一下就被人借了劲。为了处事也要这样,练了武就藏着,藏不住就会得罪人,一得罪就一大片,藏还得深藏,关键时候露一手就行了。形意拳是留给笃实用功、心地纯正的君子的。

比武的关键,就是看对手给什么好处。人家送来的,不是自己预想的,就乱了,这是功夫未到。功夫好的人,打人跟预定的似的。

练拳不能太用劲,要用脑子调。太紧了人受不了。

练武枯燥乏味时,要往骨头里边练,不要管什么中节随,根节追了,活动着就行了,全身一块儿往骨头里走,这是猿象的轻身法。只能意会,无法言说。

形意拳、象形术、八卦掌都是一码事,最要紧是郑重其事,练一点都不能含糊。我年轻时练拳起五更睡半夜,喜欢夜深人静、无人干扰的光景,一个人只有练拳的心思,就能得着越来越多的东西。

 

形意拳能练到什么程度?唐师跟我打比方,说从悬崖峭壁跳下,快撞到地面时,用手在石壁上一拍,人横着飞出去了,平安无事。与人较量时,一搭手能把对方的劲改了,这个本领算好。还有更好的,在自身失控时,能把自己的劲改了。比武,失控的时候多,都是意外,得把这手学会了。

这手功夫不是跳悬崖跳出来的,是练大杆子练出来的。形意的杆子厉害,杆子有丈二长,等于是张飞的长矛,名为“十三枪”。

所谓十三个用法,其实胡乱一抡,就都有了。练大杆子得乱来,扎一枪有一枪的讲究——这不是入手的方法。

大杆子要挑分量沉的,三人高的,还要有韧性,劲一使在杆子上,杆子活物般自己会颤,越不听使唤就越是好杆子。

拿上杆子,人会失控。沉、长、颤,都是为了失控。杆子失控了,会带着人走,这时正好改自己身上的劲,改好了,杆子就在手里稳住了。练杆子跟驯烈马一个道理,得先让杆子撒野,杆子不听你使唤,反过来还要使唤你,你也不听它使唤——这个过程要尽量长,在杆子上求功夫,最后这功夫都能落在自己身上,一开始就想着怎么使,让它乖乖的,就没的玩了。

  • 我的微信
  •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
  • weinxin
  • 我的微信公众号
  •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
  • weinxin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