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里,偷偷摸上你的床!

有不少朋友在微信平台搜索这个文章,特意找来供大家阅读。

NO.1

一声尖利的惨叫声。

让原本人声鼎沸的晚宴现场瞬间安静了下来,身着宝石蓝晚礼服的女人气急败坏地擦着身上的酒水。

对面火红色洋装的女人则一脸得意地摇着手中的空酒杯,“是白小姐啊,我说谁走路不长眼呢。”

白颖又气又羞,原本轻薄的礼服湿透后渐渐显现出里面贴身的内衣,边上围了一圈人,但没一个敢站出来,毕竟两大名媛都不是随便惹得起的。

小桑原本坐在角落里快睡着了,突然被喧哗声吵醒。出来一看,镇定地从包里翻出披肩,却突然听到那边又响起一阵哗然,她抱着披肩硬是挤了进去。

此时,白颖身上披了一袭黑色西装,一脸的感激。

旁边站着一位男子,即使只穿了白衬衫,那种出尘脱俗的气韵,也不是旁人比得上的,单手随意地插在裤袋里,神色自若,双唇紧闭,犹如中古世纪的贵族,卓尔不凡。

“那不是霍绍谦吗?”

“真的是霍家二少,白小姐什么时候勾搭上他的……”

旁边窸窸窣窣的声音响起,红色洋装的女子气红了眼,本想让白颖出次糗,反而让她出尽了风头,她不甘心地瞪了一眼霍绍谦,怒气冲冲地走了。

霍绍谦递过手帕,微微一笑:“没事吧。”

那一笑让白颖有点迷失,回神后,不好意思地开口:“刚才谢谢你……”脸有点发烧,白颖不自然地扭开头,却看到边上的小桑,招招手:“小桑。”

小桑用手势示意自己在一边等她。

白颖点点头,转头却看见霍绍谦盯着小桑的背影,笑道:“那是我的贴身保姆小桑。”

“小桑。”霍绍谦若有似无地看了一眼小桑的背影,唇边泛起一缕似有若无的笑,“名字挺有意思的。”

白颖不解,霍绍谦则伸出手,“不知可否请美丽的小姐跳一支舞?”

自然是没有拒绝,一对金童玉女,羡煞旁人。

角落里的小桑又打了个哈欠,揉揉眼角,准备去洗手间洗个脸。

刚走到洗手间门口,听到一把熟悉的女声,想到白颖刚才和她的过节,小桑准备等她出来再进去。

“喂,他让我做的事我已经做了,他想英雄救美也成功了,那些照片可以还给我了吧……”

小桑在原地听了一会儿,才转身若有所思地离开。

NO.2

宴会散场的时候,小桑把车开到了酒店门口,白颖和霍绍谦在门口难舍难分,霍绍谦靠在白颖耳边说了句什么,白颖娇嗔地捶了一下他的胸,却被他趁机抓住了手。

小桑想把车开走,却听到有人敲车窗,摇下窗户,是白颖。她脸色微红:“小桑,你先回家,待会绍谦会送我回去。”

“小桑是吗?”霍绍谦的脸突然出现,眯起眼睛,“要不要一起去玩?”

小桑面无表情地发动了车子离开。

霍绍谦吃了瘪,对身边的白颖摊手:“我得罪她了吗?”

白颖笑:“哈哈,别介意,小桑的性格是一直这样的。”

霍绍谦耸耸肩,揽上白颖的肩,眼神却一直盯着绝尘而去的方向。

小桑回到白颖住的别墅,身为白颖的贴身保姆,她24小时都要呆在在白颖身边,除非像今晚这种特殊情况。

一回家,小桑就四仰八叉地倒在了床上,翻了个身就睡了过去。

迷糊间,突然跌入一个陌生的怀抱,有淡淡的烟草和古龙水味,这股独特的气息,好像并不是特别讨厌。

什么!

眼皮只睁开了几秒钟,她突然惊得差点跳起来,如果她没看错的话,身边这个正看着她笑的男人不应该出现在这里。

“啊——”

刚出声就被霍绍谦捂住了嘴巴……

小桑奋力挣扎,无奈女子的力气毕竟小很多,不一会儿她的四肢都被他反剪摁在了床上。

她索性放弃了挣扎,一脸戒备地瞪着他。

男子“嗤”地一笑,吻了下她的脸,又重新看着她,轻喃:“放心,虽然我很想要你,但是今晚不会,来日方长。”

小桑“唔唔”了两声,霍绍谦却仿佛听懂了一般,假装一脸为难:“什么?你想我要你?”

小桑一下子瞪大了眼睛,又开始挣扎,霍绍谦好不容易重新制止住她,有点气喘吁吁:“别乱动,我快把持不住了!”

小桑只好不甘心地安静下来,眼神却放射出“你动老娘试试看”的讯息。

霍绍谦的双手抽不出空,只好用嘴巴轻轻贴着她的耳根说:“天亮我就走,相信我。”

相信你个鬼!伪君子!

热热的男性气息喷在小桑耳根,有股酥酥麻麻的感觉从脚底心传了上来,小桑不由自主地咽了下口水,而后又觉有些丢脸。

霍绍谦轻声一笑:“你要是想对我怎么样,我没意见的!”

小桑懒得理他,眼神飘向了门口,有些不安,自己不是本地人,又没有学历文凭,找份工作不容易。

“别担心,白颖喝醉睡着了……”

小桑瞪着他,这个伪君子灌醉小姐后,又来这样欺负她,太色胆包天了吧。

嘴巴被捂久了,呼吸开始变得不畅,小桑用眼神示意他把手拿开。

“要我放开可以,你得答应让我在这待一晚。”

小桑咬着牙根想了一会儿,蹙着眉点了点头。

霍绍谦心满意足地移开手,长长地松了口气,不客气地平躺在她旁边。

小桑有点气喘,活动了下麻木的四肢,旁边幽幽传来某人的声音:“你敢走,明天我就告诉你家小姐,你勾引我。”

暗骂一声,小桑停止偷偷往下滑的身体,又慢慢移回原地,吐出两个字:“卑鄙!”

霍绍谦好像心情很好的样子,闭上了眼睛,背对着她就睡了。

他的呼吸渐渐变得平缓,小桑才松懈下来,用被子把自己包得紧紧的,连头发也不露在外面,闷着闷着也睡着了。

正睡着,突然有人在扯她的被子,紧接着一双冰凉的手神了进来,睁开眼,霍绍谦正一脸淫笑地看着她:“小桑,你个白痴,我可是个男人,怎么可能坐怀不乱,快过来吧!”

说完,猛得扯开她的被子,扑了过来!

“不要!”

小桑猛得睁开眼,原来是个梦。再看看身边的位置,已经空了。

小桑松了口气,又躺了回去,天色已经开始蒙蒙亮,外面似乎在下一点小雨。小桑翻来覆去,却怎么也睡不着了。

NO.3

白颖最近的情绪很奇怪,好好地在偌大的更衣间挑衣服,却突然把一排衣服全扯落在地,垂头丧气地坐在地上,。

小桑默默收拾着散落一地的衣服,一边开口问:“小姐,你还好吧。”

白颖还坐着,声音闷闷的:“一点也不好,有个人太讨厌了!”

是在说霍绍谦吗?小桑顿了一顿,脑中突然浮现昨晚那一幕,不由自主地开口:“那个混蛋吗……”

白颖又叹了口气,揉了揉膝盖站起来,“可我爸喜欢他,要我晚上跟他吃饭,烦死我了!”

“霍先生那个人,看起来好像很花心的样子——”

“你跟绍谦很熟?”白颖微微皱起眉,偏着头看她。

“不、不熟的……我怎么会认识有钱人家的少爷。”小桑扭过头,继续收拾衣服,想着要不要把那天在洗手间听到的事告诉白颖,思考良久,才开口:“小姐,如果我说那天在宴会上的事,都是霍少的主意,你信吗?”

久久得不到回应,小桑疑惑扭头,身后早已不见白颖的身影。

虽然白颖有点在闹小姐脾气,但还是带着小桑出现在本市一家会员制意大利餐厅门口。

服务员刚把她们引到指定的餐桌旁,看到对面坐的那个男子,小桑心里莫名松了口气。

原来不是霍绍谦。

对面的男子是赵氏集团董事长的独生子赵行之。见到她们俩,他起身微笑,弯弯的眉眼含着一丝笑意,面色白净,是长得好看的男子。

“两位小姐请坐。”赵行之替白颖拉开椅子,小桑赶紧摆摆手,这种相亲的场合,自己在恐怕不太合适,“我……我去隔壁坐就好。“

赵行之也没有拦着,恍然大悟,“听说今晚这家餐厅的位置都被人预定了,原来隔壁桌是这位小姐预定的。”

小桑尴尬地停下脚步,无奈地对白颖说:“小姐,我在外面等你。”

白颖自顾自坐下,说:“外面挺冷的,坐下吧。”

“这……”小桑还有些犹豫,赵行之已经替她拉开椅子,笑容灿烂,却不容拒绝,小桑只好坐下。

就在她跟盘子里的蟹腿奋战的时候,旁边的白颖却有些焦躁,谈话也有些心不在焉。

赵行之有些无聊地灌了口红酒,开口,“白小姐,令尊和家父都觉得咱们俩家的家世背景是最适合结婚的,就看白小姐的意思……”

白颖的俏脸一扬:“我爸都答应了,还来问我干吗?”

赵行之脸色有略微的尴尬,但还是保持着优雅的笑容:“自然要征求白小姐的意见。”

“那是否也要征求我这个男友的意见呢?”熟悉的清朗男声响起,三人神色皆为之一变。

白颖惊喜地站了起来,小桑放下了剪蟹腿的小剪子,几不可查地皱起了眉,对面赵行之则是一脸愕然。

霍绍谦不知什么时候坐在了隔壁桌,一边把玩着手里的酒杯,一边认真地盯着白颖,仿佛是真的在等一个答案。

“绍谦,你怎么在这里?”白颖的脸上浮起一丝抑制不住的喜色。

“自然是亲爱的你把我吸引过来的。”

帅哥的甜蜜蜜语总是最有效的,即使这么俗气的一句话,也让白颖脸上飞起了一丝红晕。

赵行之站起来,笑意收了一半,伸出手:“久仰霍少大名,在下赵行之。”

霍绍谦放下酒杯,慵懒起身,伸出的手却放在了白颖的腰间,扭头对白颖说:“你背着我来相亲,是不要我了吗?”

白颖急忙摇头,“都是我爸逼我来的。”

赵行之尴尬地放下手,脸上有微微的怒意:“霍少是看不起在下吗?”

霍绍谦抬头看了他一眼,神色自若,这男人永远一副泰山崩于前不改神色的摸样,眉头一扬,“如果我说是呢?你要咬我吗?”

“噗!”

小桑忍不住笑出声,却发现三个人都盯着自己看,她尴尬的举着手中的蟹腿,讪讪地说:“我在笑这根蟹腿……”

霍绍谦这时才把眼神放在了小桑身上,好像才发现她也在,对她笑了一笑表示打招呼。

可是,小桑一点也不觉得自己的面子比赵行之大,反而有些心酸,赵行之家里是多没分量,竟让霍绍谦轻视至此。

赵行之气急败坏地坐了下来,维持了一晚上的绅士风度尽失,不知是被轻视的耻辱多,还是自己竟不如一个小保姆的侮辱多。

霍绍谦在白颖耳边不知说了句什么,白颖笑着点点头,对小桑说:“小桑,你吃完后先回家吧,我和绍谦还有事,先走了。”

临走的时候,霍绍谦转头意味深长地看了小桑一眼,小桑怒目瞪了回去,霍绍谦却被她的样子逗笑了。

他俩一走,小桑才放松下来坐了回去,却见对面的赵行之一脸郁闷地看着她,她尴尬地指了指蟹腿,“我还能继续吃吗。”

赵行之虽然脸色不好,却不是小气的人,点点头,对身后的侍者打了响指,叫来了一瓶威士忌。

小桑从来没有喝过威士忌,问:“我能喝一点吗?”

赵行之给她倒了三分之一,小桑尝了一口,一秒后就全吐了出来,不住地吸气:“好难喝!”

赵行之也不嫌她恶心,嗤笑一声,只是一杯杯地往嘴里倒。

不知是那口烈酒的原因,还是别的,她突然豪气顿生,一口把杯子里的酒悉数倒进了嘴里,呛得不住咳嗽。

赵行之却开始哈哈大笑:“你倒是挺有意思的。”

喝高了的后果就是精神抖擞,胆子也大了,她越过桌子勾过赵行之的脖子,她听见自己的声音开始变得又尖又细:“赵行之,我是支持你的,那个霍绍谦不是好人。”

赵行之眉头一挑,又给小桑倒了杯酒:“你怎么知道他不是个好人……”

小桑那晚喝了好多杯威士忌,也说了很多话,最后怎么离开餐厅的事她都不记得了。

NO.4

“你是我心中最美的云彩,怎么用心把你留下来!留下来……”小桑站在赵行之敞篷跑车的副驾驶位上,吼着五音不全的歌,一脸的笑嘻嘻。

赵行之一边开车,一边恨不得脱下袜子把那张嘴堵住,真不该那么狠灌她,也有些后悔自己把气撒在这个女人身上,不由放慢了车速。咒骂一声:“这他妈就是报应!”

“留下来!”小桑得意洋洋地继续吼着歌,赵行之的耳朵快炸了,终于到了白颖的家门口,保安认得小桑,立马开门放行,又看了看赵行之的敞篷跑车,和醉眼迷离的小桑,目送小桑离去的眼神隐隐有一丝敬佩。

到门口,赵行之把小桑扶下车,小桑一个脚步不稳往后跌去,赵行之也一时没抓住,两个人就这么一起倒了下去。

小桑只觉嘴唇上一凉,脑子顿时清明了很多,挣扎着想挪开,赵行之却没有挪开,只专注地盯着小桑的脸。

“呕——”

胃里有不适感涌了上来,小桑一把推开赵行之,跑到了一边草地开始呕吐。

赵行之递上纸巾,闷闷地开口:“跟我……那个,就这么恶心?”

“不、不是的……”小桑接过纸巾擦了擦嘴,轻揉着胃,尴尬地不知该怎么说,却听见后面传来一丝冷笑声。

“两位可真是好兴致。”

这么贱的声音,除了霍绍谦,还有谁,旁边的白颖捂着嘴轻笑:“绍谦,都怪你,打扰了他们。”

霍绍谦抱歉一笑,眼里却无半分笑意,径直揽着白颖进了门。

小桑的酒顿时醒了一大半,急急忙忙把赵行之塞进他的跑车打发走,又在门外站了好久,想里面的人该是睡了,才慢慢的绕到后门,准备进去睡觉。

刚打开后门,突然被一股力量拉了过去,小桑刚想尖叫,就被捂住了嘴。

就着外面的月光,她依稀看到他浓浓的眉拧在一处,仿佛极其不悦,“你让他亲你?”

这个男人的目光带着杀气,小桑平时的大胆此时全部失效,只有嗫嚅:“那不是故意的。”

“那也不行!”

霍绍谦俯下身来,高大是身影让小桑瞬间觉得几乎窒息,结结巴巴地开口:“真、真的。”

他离她太近,近得她几乎想要逃走,鼻端上全是他身上的味道,眼看着他慢慢贴近的脸,她急忙开口:“我刚吐过……”

这下终于惹到他了,他微微眯起了眼,“你喜欢他?”

小桑也有些怒了,自己喜欢谁,关他屁事,特别是这种人前人后两张脸的伪君子。抬起头,瞪着他:“你管不着!”

霍绍谦没有再说话,而是拉过她,狠狠地吻了下去。他的动作很粗暴,小桑没有反抗,她一向不是软弱的人,但是这一瞬间却忍不住哭了。

他停下来,看着她:“你就这么讨厌我?”

小桑吸了吸鼻子:“你放过我好不好?”

“不好。”他的嗓子有些哑。

“我都不认识你,你放过我好不好……”小桑飞快地擦干眼泪,“我不会把这些事告诉小姐,你也不要再找我了,好不好?”

“不好。”

小桑又快哭了,不知道接下来该说什么。

霍绍谦叹了口气,松开她,没好气的开口:“滚!去刷牙!”

小桑如获大赦,飞一般地逃离开。

看着小桑离去的方向,他伸出手,又慢慢垂了下去,忽然低声道:“小桑,你真的不记得我了……”

NO.5

那晚过后,霍绍谦几乎没怎么出现,小桑安安心心地过了一个月,白颖因为婚事和家里闹翻了,白父逼她和赵行之结婚,白颖却一心向着霍绍谦。虽说霍家的名声比赵家响亮很多,可白赵两家却是从小指腹为婚的,白父觉得霍绍谦在商场上为人太过阴险毒辣,他还是更喜欢脚踏实地的赵行之。

为了说服白颖,白父干脆找了保镖把白颖抓回了白家主宅,看守了起来。

小桑作为白颖的贴身小保姆,却没有跟着回去,反而被允许留在白颖的别墅里。

一个人守着这偌大的别墅,小桑有些不习惯,东摸摸西摸摸也不知道干什么。

门口突然响起门铃声,小桑心里一紧,这么晚了会是谁?难道是小姐被放回来了?

小桑打开门,门外却空无一人。一阵冷风吹了过来,小桑抱着双臂搓了搓竖立的寒毛,心中默念着“阿弥陀佛”,刚想关门,却横插进一只手……

“啊——”小桑吓得大叫。

门从外面被撞开,霍绍谦咬牙切齿地靠着门坐在地上:“你眼睛长哪了?我这么大个人都看不见吗?”

小桑轻拍了着胸口安抚着剧烈跳动的心脏,喘着气说:“我差点被你吓死!”

霍绍谦倚着门站起来,板着一张脸走进来,一屁股坐在客厅沙发上。

小桑一见到他就有些紧张,不知道他要干什么,只好呆呆看着他。

他似乎心情不太好,脸色也有些怪异,冷冷道:“我饿了。”

当这里是餐厅吗?

小桑没好气地开口:“没有!”

霍绍谦就那么瞪着她,小桑头一抬也瞪了回去,两个人就这么大眼瞪小眼地对峙半天后,小桑终于败下阵来,落荒而逃去厨房。

其实冰箱里应有尽有,小桑煮了碗面,煎了两个蛋,端了出去。

霍绍谦已经在沙发上睡着了,他长手长脚地在沙发上伸展不开,蜷着身子,紧皱着眉头,很不舒服的样子。

小桑蹲下来看着他,明明是张好看温润的脸,为什么睁开眼就变了个人呢。

“喂,醒醒,你不是饿了吗?”小桑摇了摇他。

霍绍谦没睁开眼,蹙着眉呻吟了几声,听起来似乎是很难受。

“喂!你不会死吧……”小桑用力摇了摇他的手臂。

霍绍谦微微睁开眼,冷哼一声:“我不会死的,你是不是很失望?”

小桑诺诺开口:“怎么会呢!你、你还好吧。”

“当……”霍绍谦嘴巴张了张,翻了个白眼就昏了过去。

“……”

霍绍谦真的病了,医生说是饮酒过度、饮食不规律引起的,差点就要胃穿孔了。

胃要是真有个口子,该多疼啊!小桑瞥了一眼床上的人,此时他睡着了,但是脸色依旧苍白得没有一丝血色,嘴唇上还泛起了一些白色的碎皮。

小桑突然母性泛滥,觉得他挺可怜的,进医院前他醒过一次,千万叮嘱小桑不能把他住院的事告诉任何人。

可能是仇家太多了吧。小桑这么想着,又同情地看了他一眼。

这时,护士送药过来了,小桑只好叫:“霍少!起来吃药了!”

霍绍谦没有醒,小桑只好对护士说:“你帮我扶好他。”小桑看到护士一脸惊喜地小跑过去,把霍绍谦扶起来紧紧地搂在自己怀里。

小桑拿着药片塞进他的嘴巴,喂水却是喂一半流出一半。

护士小姐也跟着着急,舔了舔嘴:“要不要用嘴喂?”

小桑瞪了护士一眼,说:“捏住他的鼻子。”

护士不甘心地照做,霍绍谦被捏得喘不过气,只好张开了嘴巴,小桑顺势把整杯水倒进他嘴里,倒是连吞了好几口,呛得他不停地咳嗽,眼睛却睁开了:“你想烫死我吗?”

小桑瞪回去:“那也比病死好!”

霍绍谦没有再看她一眼,马上又重新闭上眼睛,昏沉沉地睡了过去。

小桑打了个哈欠,搬了个小凳子坐在霍绍谦床边,只要霍绍谦一醒,她就立马回去。她是这么想的,想着想着头却越来越重,最后终于敌不过睡意,也睡着了。

醒来的时候,她趟在他的病床上,脸对着脸,他还睡着,英俊淡漠的眉眼,眉头微皱。小桑想起来,却发现手被他紧紧攥着,怎么都抽不回来。

“无赖!”小桑在心里咒骂,思考着自己够不够得到茶几上那把水果刀,要是拿到了,是砍了他的手呢,还是砍自己的!

废话!当然是他的!

不过细看之下,他可长得真好看啊,似乎鬼迷心窍一般,小桑凑过去在他脸上啄了一口,又立马撤退!

霍绍谦的眼睛却突然睁开了,懒洋洋地摸了摸脸,笑得很贼。

小桑心里一急,用剩下那只手比成刀状架在他脖子上:“不准说出去!”

霍绍谦有些无赖:“什么事啊?你偷亲我这件事吗?”

小桑气得一时不知如何是好,犹豫着要不要一刀捅死他算了。

“不过,你表现好的话,说不定我会守口如瓶的。”

“怎么才算表现好?”小桑警惕地看他一眼。

霍绍谦把脸凑了过来,说:“先亲一下。”

小桑心一横,闭上眼睛在他脸上狠狠咬了一口,疼得他直吸气。

“不是这样亲的。”霍绍谦伸手将她拉到怀里,吻了上去……

在小桑断气前,他才放开她,摸了摸她的嘴唇,呼吸有些急促,说:“这样才叫亲!”

然后大大地伸了个懒腰,说:“你可以走了。”

小桑硬生生忍住,抓了抓头发走到门口,又扭头:“你要是敢说出去,我就杀了你!”

霍绍谦干脆把被子一蒙。

走到门口,护士见到她,一个个都面红耳赤,走到电梯前,她才知道她们为什么那副样子!

她……衣衫不整,嘴巴红肿,双目含情!

“呸!含个鬼情!”小桑狠狠抓了抓头发。

NO.6

小桑回到白颖的别墅,却发现门开着,走进去,白颖正坐在沙发上翻杂志,看到小桑,并没有追问她去哪了,而是高兴地抱住小桑,“小桑,我爸终于同意我和绍谦在一起了,绍谦昨天也说要和我结婚,我好开心哦。”

小桑有些反应不过来,呆呆地任由白颖抱着。

“小桑,你怎么了,看起来脸色不太好,你不替我高兴吗?”

小桑嘴角扯出一丝艰难的笑,“不是,我只是没睡好,恭喜你。”

白颖兴奋地拉着小桑到沙发上,拿起杂志,“你看这款礼服,是不是很漂亮,还有这款……”

白颖说了什么,小桑一个字也没有听进去,她只是一直笑着,但是她知道自己的样子肯定很难看。

“小姐,我……我有点不舒服,我先回房了。”

“小桑,你怎么了?”

顾不上白颖的询问,当下她只想找张床好好睡一觉,她觉得自己快撑不住了。

霍绍谦再也没有找过她,白颖也常常不在家,据说在忙着准备结婚的事。小桑也乐得清静,每天就呆呆地在床上一睡就是一天。

醒来已经是半夜,床边坐着一个人,小桑的鼻子突然酸了起来。

没见到他的时候,她也没觉得有多难过,可是今天晚上他来了,她倒觉得有点难过起来。

“你可真会睡,再不醒,白颖都要醒了。”他的声音有些低沉暗哑。

小桑没有出声,慢吞吞地起床打开门,直直站在门边。

霍绍谦没有起身的意思,只是轻笑了一声,“让我走?你这是吃醋了吗?”

小桑没有回答,走过来,突然直挺挺地跪了下来,说:“霍少,我只是一个小保姆,没权没势,我只求您放过我,您和小姐结婚后,我可以保证消失得无影无踪。”

霍绍谦一把扯起她,冷笑了一声:“你还敢消失?这次又是几年?”

小桑甩开他的手,继续跪下:“我不知道您在说什么,只求您放过我。”

良久,霍绍谦嘴里才吐出三个字“不可能!”

“可我有喜欢的人了……”小桑鼻子有些发酸,可是那个喜欢的人不喜欢我,我还要在他面前嘴硬。

霍绍谦的脸色变得难看起来,冷冷地说:“是赵行之?”

“嗯。”

“虽然你不认我,但别人也别想得到你,你别再想着勾三搭四。”

最后四个字彻底激怒了她,她站起来狠狠甩了他一巴掌,气得浑身发抖:“全世界最没资格说我的人,就是你!你凭什么说我!凭什么——”

霍绍谦狠狠拉过她,咬住了她的嘴,小桑心里的悲愤突然一下子爆发,猛然一脚就踹开了他,他没躲,硬生生受了这一脚,哼都没有哼一声。

“你死了这条心吧,你一辈子都注定是我的人。”留下这句话,他便离开了。

小桑突然觉得有些心灰意冷,颓然瘫坐在地上。

NO.7

明天就是霍绍谦和白颖结婚的日子,小桑借口身体不舒服没有去现场彩排,只草草收拾了几件衣服行李,给白颖留了张纸条,就带着行李出门了。

刚出门突然迎头罩下一个黑影,紧接着后脑勺一阵剧痛,让她在瞬间失去了知觉,陷入了无边无际的黑暗。

黑暗中似乎有一股明灭的光闪烁着,就像浓雾渐渐散开,露出了一片虚幻的海市蜃楼,她忽然看到了她自己。

她还很年轻,脸上有点羞涩,问坐在一旁的巨大维尼熊,“你是不是喜欢我?”

维尼熊笨拙地点点头,她欢呼一声,紧紧抱住了维尼熊,维尼熊的手里突然出现一个小盒子,她疑惑地接过打开,是一枚小小的钻石戒指。

维尼熊突然半跪了下来,朝她伸出手,“嫁给我吧!”

她愣了一会儿,才幸福地点点头。

维尼熊摘下了头套,底下出现的那张脸,小桑这一辈子都不会忘记。

她站在远处,看着另一个自己和霍绍谦幸福地相拥离去,她刚想追过去,场景却突然变了,这次是一个豪华的婚礼现场,却没有一个人。

小桑沿着婚道慢慢地走着,虽然心里害怕得很,但是她知道,她似乎快要知道些什么了。

最前方本该是神父站的位置,却站着她和霍绍谦,两个人都穿着结婚礼服。

霍绍谦手里拿着一份文件,她神色淡然地接过,签完字后,语气十分平静地说:“霍绍谦,总有一天,这些东西我会全部拿回来的。”

霍绍谦一点也不生气,只是笑了笑:“你要是生气,再多骂几句也好,你爸要是没气死,也希望你能拿回这些东西。”

她看向他,眼里快要淌出血来。

小桑觉得有些头晕,但是事情好像还没有结束,场景再次转变,这次是一间杂乱的储物间。

她看到她穿着病人服,头上帮着绷带,躲在角落里死死捂住嘴,外面有杂乱的脚步声和声音:“去那边找找,霍先生说了,找不到人就不准回来!”

一直躲到半夜,她翻出一件破旧的护工服,扯掉绷带,头上的伤口还留着血,她翻到个口罩,把脸罩起来,才敢低着头往外面走。

一出医院门,就一路狂奔,来到了一家高级私人诊所。门没锁,她熟门熟路地进去,里面有个男子,似乎正在等她,一看到她就心疼地抱着她。

她像救命稻草般地揪住男子的衣服,只是机械地重复着几句话:“帮我离开这里!我会回来报仇的……”

男子一脸痛苦的神色,让她先坐下休息。她看到她睡着了,男子把她放在了一台仪器旁边,犹豫了片刻,说:“小桑,你不要怪我,我只是不想你下半辈子都活在仇恨当中……”

小桑想喊醒她,却无能为力,眼睁睁看着男子开动了仪器,给她做了深度催眠。

她的脑子突然剧烈抽痛起来,她想起来了,她把一切都想起来了。

她被催眠之后,忘掉了一切,那天在火车站,她捏着那张火车票,却鬼使神差般地坐上了另一趟火车,来到了这里。

没想到,却还是碰见了霍绍谦!

NO.8

小桑忽然睁开了迷糊的眼睛,眼前渐渐清明,看到了霍绍谦,还有赵行之,也看到了白颖,白颖的眼睛稍微有些红肿。

她慢慢地吐出一口气,对白颖笑笑。

白颖的眼泪又掉了下来,“小桑,你吓死我了,要不是赵行之来找你,刚好救了你,你就要被绑架了,那些歹徒肯定以为家里没人,所以来偷东西的……”

小桑对赵行之咧了咧嘴:“谢谢你。”

赵行之耸耸肩,笑了笑,“应该的。”

小桑始终没有看霍绍谦一眼,霍绍谦想抬手摸她的额头,她脸一侧避开了。

他的手落空了,却没有生气,“你想吃点什么?”

小桑的眼落在一边的赵行之身上:“能帮我倒杯水吗?”

赵行之点头,霍绍谦却快他一步倒了水,喂到她嘴边,她的目光却始终落在赵行之身上,不曾看他一眼。

“绍谦!”白颖的语气中隐隐有点着急,“你怎么了,这种事还是让行之来吧,小桑不喜欢陌生人靠太近。”

陌生人?

是的,小桑现在看他的眼神,就完全像看一个陌生人,他终于察觉到不对,问:“你怎么了?”

小桑不说话,只觉得不耐烦,“我要休息了,你们走吧。”

白颖心里很不安,拉着霍绍谦的手,说:“绍谦,走吧,明天是我们结婚的日子,还有很多东西没有准备好……”

“那就再推迟几日。”

霍绍谦没有看白颖,只是死死地盯着小桑,却得不到她任何回应,心里一阵发慌,比听说她被绑架受伤那刻还要慌。

白颖的脸瞬间血色全无,抓着包的手渐渐收紧,脸上却神色依旧,“嗯,你说了算。”

直到霍绍谦和白颖离开后,赵行之才端起那杯水,扶着小桑半坐起来,一口一口慢慢喂她喝水。

她的眼泪慢慢掉落下来,赵行之慌了,“你哪里不舒服,我去叫医生。”

小桑摁住他的手,眼神变得冰冷凌厉起来,“我没事,这几年来,我从没像现在这么好过。”

要不是样子没有变,赵行之差点以为小桑被鬼俯身了,这太不像他之前认识的那个表面冷淡内心火热的小保姆。

“赵行之,帮我……也是帮白颖,我知道你一直都喜欢她!”

赵行之缓缓放下水杯,脸上有丝愕然,之后神色慢慢变得肃然起来:“怎么帮……”

NO.9

位于城郊的一处庄园内,霍白两家推迟了几日的结婚典礼正在隆重举行,本市的各界名流几乎都在现场,四处衣香鬓影,流光溢彩。

“快看!新人来了——”

众人回头,一辆漆黑加长林肯正缓缓驶过来,车门打开,新郎霍绍谦先下了车,伸手牵出他美丽的未婚妻白颖。

白颖的长发被挽起,露出纤长细致的脖颈,一身白色露肩婚纱,露出了修长美好的脖颈,身边的霍绍谦身着一袭黑色西装,他身上贵族般的气质让他看起来更是俊逸脱俗。

真是一对天造地设的璧人。

可白颖心中始终有隐隐的不安,自从小桑从医院不告而别之后,别看这几天绍谦对她的态度没有变,可她感觉得出他这几天的情绪特别暴躁。

当她目光怔怔地看着霍绍谦,他在她脸颊边留下一个吻,台下开始掌声雷动,接下来就是互换戒指的时候,白颖的心总算放下了一半,只要戴上戒指,仪式就算完成了。

“霍绍谦!你骗走了我们家的产业,现在又想骗走白家的吗?”

现场入口处,彩色拱形花环下,站着的身影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,霍绍谦转头,看到脸上竟然是惊喜。

小桑身着黑色礼服,做工精致,手上挽着一个精巧名贵的红色铂金包,朝一对新人缓缓走来,一停一走之间无不显露着她良好的家世教养。

“你是小桑?”白颖眼里震惊不已,又摇摇头,“不,你不是……”

“我的确不是你认识的那个小桑,我今天只是来揭露你身边这位霍少曾经做过的那些禽兽不如的事……”

此言一出,底下一片哗然。

小桑终于站定在他面前,抱着臂冷冷地看着他。

“小桑……”霍绍谦一动不动,眼神迷茫又绝望的盯着她,伸出手,却堪堪在半路停住,他的嘴唇在微微颤抖,脸上却没有任何表情,“你记起我了?”

“要是可以,我一辈子都不想记得你。”小桑轻柔地笑了起来,朝他再走近了一些,眼底的笑意倏然冻结,她从包里掏出几份文件,摔在霍绍谦脚下,“在赵氏的帮助下,我已收回我们家一部分的股份,虽然你现在仍是最大的股东,但是你知道我是不会放弃的!”

霍绍谦直直站在她跟前,嘴唇动了动,却没有说话,从领子里扯出一根小红绳,摘下,看着她:“还记得它吗?”

红绳挂着一枚小小的钻戒,闪着晶莹剔透的光泽,可见主人一直贴身佩戴着。

“给我看看。”她伸出手从他手中取过戒指,一扬手就毫不犹豫把它甩了出去。

他有些愣怔,半响,才突兀一笑:“戒指上的钻虽然很小,但我当年也要攒小半年的钱,你堂堂一个千金大小姐,却没想到会那么喜欢……”

小桑咬着下唇,恨恨说道:“当年是我太蠢,才会爱上你,还逼死了我爸,而我也失去记忆苟且偷生了这么多年……”

“你这么恨我也好,至少不会再忘记我。”

他想抚上她的脸,她却转身离开,身后传来他低低的声音:“小桑,我确实是别有用心地接近你,从前我都在骗你,可是,每次骗你的时候,我总觉得好难过。是我辜负了你!“

“是,是你辜负了我!我说过,总有一天,我家的东西我会全部拿回来,所以,我们以后还会再见面的,霍先生。”

说完,她没有再多做停留,径直离开了婚礼现场。

她只觉得有说不出的不耐烦,他当初装扮成为维尼熊求婚的样子她已不太记得,可是那天他站在婚礼现场逼她签字的样子,她这辈子都不会忘记。

如今,他再说这些有什么用,难道还想再用甜言蜜语来欺骗她吗?他就这么把从前的事都忘了吗?可是她记起来了,她全部都记起来了。

原来遗忘并不是不幸,而是真正的幸运。

霍绍谦微微抬起头,目不转睛地看着她离开的背影,依旧淡薄得像一张随时会被风吹走的纸片,可却比谁都要坚强。

如果他一开始知道,他接近她会带给她如此多伤痕累累,他是否会选择放弃那个虚无的霍家人的身份。

NO.10

原本热闹的婚礼现场,现在已是一片狼藉。

微微扯松些领带,霍绍谦颓然地吐出一口气,随便找了个台阶坐下,闭目养神。

一切都结束了!

旁边有人靠近,一屁股坐在他身边,“你后悔了吗?”

霍绍谦没有睁开眼,“很早之前,我就后悔了。”

“那你为什么要答应跟我结婚。”白颖的语气有些激动,“我明知道我们是假结婚,可我还是不甘心……”

“所以你派人绑架了小桑,只是想逼我按照计划跟你结婚。其实,你不用那么做,我也会跟你结婚的,可是——”霍绍谦突然睁开眼,“你让小桑记起了一切,你知道吗,得知她已经不记得我时,我有多开心,可这一切都被你毁了。”

“我……我只是害怕……”

白颖的眼里滚出泪珠,她只有结了婚才能进入父亲的公司,她的野心在此,因此与霍绍谦一拍即合,她进入公司拿到执掌公司的权利,他则能拿到长期合作的合同。可是她看着霍绍谦对小桑的态度,越来越担心,她不允许自己未来的计划被一个小保姆破坏。

霍绍谦抬头替她擦掉眼泪,“其实我们某些地方很像,不如,我给你讲个故事吧。”

他调整了一个舒服的姿势,开始娓娓道来:“有个小男孩,一出生母亲就去世了,他是被继母养大的,他也一直把继母视作亲生母亲一样,可是他有一天发现,自己的母亲是被继母害死的,可他那时候还小,斗不过她……”

他躺了下来,用手枕在脑袋后继续说:“父亲不止小男孩一个儿子,他还有个哥哥,是继母的儿子,虽然最后父亲还是选了小男孩做为企业继承人,但是也给小男孩出了道难题,他让小男孩去了其他地方,只有完成一件很难完成的任务,小男孩才能回家继承家业……”

霍绍谦说到这,突然怔怔发起楞来,过来片刻,他继续又用那种平淡无奇的语调继续说:“在那里,小男孩碰到了他人生中最重要的一个小女生,他怀有目的地接近她,到后来爱上她,最后却不得不伤害她,彻底失去了她。可他必须那么做,他要替母亲报仇……”

“这个小男孩,终究是一步一步走到了今天,他的父亲用身份诱惑他,他便一步一步走到了今天……”

“她还会回来的,不是吗?你还有机会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

他的嘴角轻轻扬起一丝笑,翻了个身,用背对着她,一身高级定制衬衣已经皱巴巴的,有微风吹过,他缩了缩肩头,好像已经睡着了……

-大结局-

 

本文来源于网络,如有侵权,请告知。

 

  • 我的微信
  •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
  • weinxin
  • 我的微信公众号
  •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
  • weinxin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