骑行索马里兰-索马里最快的车

从吉布提市出来后,路开始变差,最后没了路。只是泥泞坎坷的小道。天气热的很,却又没有地方躲避,只能顶着太阳往前骑。

前往索马里兰的路

偶尔有大车路过,卷起路边的灰尘,弥漫整个道路,一下子让人眼盲。还在一路车不多,尽管如此,灰尘沾着汗水,才不大一会,我就是个泥人了。

午后进入索马里兰,入境处就是一间破旧的小屋。等了很久才等到人过来,他们也是很久没见外国人入境,翻了半天,找到一本破旧的本子,手写了信息并在护照盖章就算是入境了。

登记之后,问及前方的路,入境处官员叫艾哈默德,他告诉我,前方二百多公里没路,非常危险,沙地,荒野,我一下子傻眼了。艾哈默德告诉我,如果我非要骑那段路的话,边境村镇的所有人都会把我拉回来,他们不希望我挂在路上。

我询问是否有其他方案,他告诉我,搭车过去的话,是有巴士,不过要在此地等上三天,路上的路程也要两天时间!询问是否能带自行车带上车,他说,很难!

正发愁的时候,艾哈默德忽然像想起什么似的,兴奋的告诉我,今晚就可以搭车走,明天早晨到达前方城市博拉马。

前往索马里兰的路上

他非常热情的去帮我询问价格,车费挺贵,50美金,因为是四驱,SUV,这段路最快的车!我向他解释,一路骑行钱不多,能不能便宜?他带着我去跟司机求情,最后30美金搞定!SUV后面的车都可以载我的自行车!

我的自行车跟我长途奔波这么久,总算也可以歇歇,享受下了!

司机说,这车是这里最快的车,车子够好,四驱,SUV,镇子上最好的车,车架比较高,行驶在一米多高的沙地是完全没问题。虽是镇子上最好的车,但我也怀疑它的性能,因为它是一辆有点破旧不堪的二手车,整个下午,司机一直都在车下修理它。

小镇不大,在艾哈默德的帮助下换了钱,吃了饭,才相处没多长时间,就和他成了朋友,我们一起喝茶等着天黑。

司机和车子都很给力,天黑的时候车子终于修好了!

晚上六点多,天将黑,要发车了,司机是一个精壮的小伙,本来告诉我是专车,没想到还有一位大爷和小孩随性。

前往索马里兰的路,过了索马里兰边境,路就没有这么好了。

临行时,艾哈默德特意过来叮嘱和帮忙,知道路不好走,把包一一拆下,垫在车子下,给车子减压,车子被五花大绑,绑的很结实,我检查了好几次,才放心的上了车。

我的车子一路过来,辛苦劳累,这下子应该可以舒服舒服了,但接下来的路,着实让我心疼我的车兄弟。

在路上,终于知道为什么这车是最快的车了,这车是贩卖恰特的车。恰特(khate)是一种植物,产在埃塞、肯尼亚等高原上,和大麻一样,咀嚼之后会让人兴奋。这车就是从前方城镇博拉马过来,一路把恰特草发给各个商店,现在是返回收钱的时候了,一路经过的商店,都会把一麻袋一麻袋的钱扔进车里。

因为索马里兰通货膨胀严重,最大面额的纸币是5000,相当于人民币5元钱,一麻袋钱也并没有多少,天黑,路上的城镇都没有电,商店里的油灯加上昏暗的手电筒光,只能看到一摞摞的钱,钱太多,司机也不数钱,只数捆和麻袋。

一路上,大爷侯赛因和孩子都对我很热情,我们很快就熟了,虽然语言不通,但微笑是通的。每到一个地方,大爷和孩子都帮忙把钱扔进车子,孩子在后面的车斗把钱排好,路太颠,他们准备好了网绳,防止麻袋被颠出去。

开始还好,算能借助车灯看到路的影子,后来再看就是荒凉,完全看不到路,车子完全是靠感觉行驶,有点盲人开车的感觉。

索马里兰的沙漠里最快的车和车手侯赛因

车子颠簸的厉害,身上的关节不停的和车体相撞,才一会的功夫,头上和身上的各个关节就肿了。白天的骑行有点累,就在不停的碰撞中,我竟然开始打盹,睡着了。

颠簸厉害的时候,会被撞醒,第一次醒来,往外望去,荒凉的盐碱地在月光下泛着白光,能听的到车轮经过水洼的声音。

再次醒来,也是因为颠簸,听到他们的谈话,问了下侯赛因,原来前面要经过一段沙地,这段沙地非常危险,如果陷在里面,估计今晚我们要在沙地过夜了。

听侯赛因的口气,这段路应该是很惊险,车内顿时安静了,引擎声外能听到外面的风声,司机不停的咀嚼恰特草提神,大爷以及孩子也都坐了立正,看着车灯随时观察着情况。

透过窗户往窗外看,银白色的沙地,一米多高的车轮竟然只能看到轮子的外沿,原来大半个都在沙子里,从远处看的话,像是一个没有车轮的车子在移动。车子开的不快,司机不停的换挡,转弯。这条路,只有经验最丰富的司机才能闯过。

“aho"侯赛因叫了一声,并用手指往前指,顺着他手指的方向,借着车灯的光,看到一双发亮的眼睛,接着一溜白烟消失在白色的沙地。

侯赛因说我们刚才看到的是”白狐“,白色的狐狸,也许有千年的修行,没想到在这里遇见了!

后来车子还是陷在了沙地里,车轮不停的在原地打转,就是不动。侯赛因下去了,孩子也下去了,他们下去推车, 我也要下去的时候,侯赛因拦住了我。我只得坐在车里,好在陷的不深,两个人推了几下,车子出了沙坑。

索马里兰除最快的车外,第二快的车就是这种大巴。

我又一次睡着,等我再次醒来,车子行出了沙地,全车人都舒了一口气。司机用本地话讲话,听他们的语气,应该是在讲以前陷在这里的几次事件。近夜半,天气开始冷起来,冷风嗖嗖的顺着车缝往里钻,我裹紧了衣服,冷也抵不住睡意,我又睡着了。

穿过小镇后,凌晨,在茶馆喝茶。

又到了一个小镇,依旧是重复原来的动作,收钱,开票,把装满钱的麻袋扔进车厢。后面的车厢也开始慢慢饱满起来。

再次路过一个商店,我特意下车检查了下自行车,发现原来捆的很结实的绳子竟然也开始松了,不过随着麻袋的增多,麻袋把我的车子塞住,也抵挡了一部分压力,我把车子扶起,又重新把绳子绑紧。孩子指指车子,告诉我不用担心,他会很好的照顾的。

不知道孩子什么时候下的车?再次醒来,身边少了个人。仔细找,才发现,孩子躺在后面的钱堆里,在颠簸中蜷缩着,应该是睡着了,辛苦的孩子!对于我来说,并不知道外面的危险,呆在车子里,虽然颠簸,但还是安全的。孩子和侯赛因却在一路忙活,一直没睡,外面灰尘很大,而且寒冷,孩子就披了条毯子睡着了。

再次醒来,这次是被口哨声惊醒,司机继续吹着口哨,做出威胁的声音。揉揉惺忪的眼睛,看到车子将要驶进一个村庄,在路边,远远的看到四只发光的眼睛,这形态,应该是两条狼无疑。没想到狼竟然靠村庄这么近,不知道要打什么主意。狼似乎并不怕人,见到车子并不躲,等到车子离的很近了,才稍微躲开一些,车子转弯,车灯过去之后,狼也随之不见。冷,加上见到狼的新鲜刺激,我醒了一阵。

(未完待续)

  • 我的微信
  •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
  • weinxin
  • 我的微信公众号
  •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
  • weinxin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